侦探啦
2亿中国蓝领如何学习?
2019-07-27 21:04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蓝领”是一个舶来词,源自英文Blue-collar worker,起初常被用于指代生活形态与在办公桌前从事文书工作不同的人群,即从事体力和技术劳动的工作者。现如今,蓝领早已不单指代体力劳动者,其界限正逐渐变得模糊。

 
在中国,蓝领这一名词虽被广泛使用,但并无官方定义,因此不同文献中蓝领包含的人群也不尽相同。除指代产业工人,部分文献对蓝领的定义还包含城市中的新兴服务业,如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等职业。
 
那么中国蓝领们究竟具有怎样的特征?他们又有哪些学习需求?伴随产业发展、教育科技更迭以及对职业教育愈来愈重视的国家政策,蓝领学习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画像:66%蓝领来自农村,男性多于女性,中学为主要学历
 
中国蓝领是一个数目庞大、特征复杂的群体,其涵盖了年龄范围从16周岁至59周岁、教育程度从小学到大学本科和研究生不等、来自城镇和农村不同户籍的就业人员。
 
因此本文对中国蓝领定义为,参加过正规职业培训的专业技术就业人员,具体指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和在互联网等新兴产业从事技术开发的就业人员,即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就业人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尽管第二产业就业人员数量在2012年增长至顶点后连续多年下降,且在总就业人数中占比逐渐减少,但2018年中国第二产业就业人员数量仍达2.13亿人,约占全国总就业人口的28.6%。由于第二产业就业人员是蓝领的主要组成部分,其总人数可约等于中国蓝领人群总数。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人群,其中包含了来自城镇的蓝领和外出务工的农民工。同时,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和相应政策的放宽,越来越多农民离开农村,来到城镇从事生产工作,并成为中国蓝领主要组成部分。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亿人,其中有49.1%的农民工从事第二产业。这证明有1.41亿农民工正在从事第二产业,占中国蓝领总数的66%。
 
这与白领大都来自城镇地区的情况正好相反。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5(CGSS数据)显示,2015年 83%的白领分布在城镇地区,只有17%的白领分布在农村。此外,蓝领中的男性比例较高,2006— 2013年,男性比例约在52%,女性比例约在48%。
 
在年龄特征方面,CGSS数据显示,2006年城镇蓝领平均年龄为42岁,并在2008、2011和2013年间有所增长,2015年增长至46岁。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农民工平均年龄为40.2岁,比上年提高0.5岁。在平均年龄上涨的同时,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所占比例也在逐渐提升,2018年已占 到总量的51.5%。在新生代农民工中,80后占50.4%;90后占 43.2%;00后占6.4%。
 
作为中国最先提出新生代农民工概念的学者之一,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王春光在2001年发表的《新生代农村流动人口的社会认同与城乡融合的关系》一文中提到,相较上一代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没有农村生活背景,不愿务农,但文化程度较高、容易接受现代网络通信工具等新事物、更渴望融入城市,因此也具有更高的职业和个人发展期望。
 
在就业人员年龄结构方面,《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8》数据显示,在蓝领的细分产业中,城镇蓝领年龄段大多集中在20-29岁、30-39岁、40-49岁三个年龄段。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中,由于其属于新兴技术行业, 20-29岁与30-39岁年龄段的就业者占到绝大多数。
 
但采矿业的年龄结构则完全相反,就业人员年龄段集中在40-49岁、50-59岁和60岁以上。相较上一代蓝领,年轻蓝领们显然对工作环境的挑剔程度更高,较少选择更危险的行业。
 
 
在受教育程度方面,城镇与城乡蓝领的教育程度也存在显著差异。根据CGSS数据,城镇蓝领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9年,而城乡蓝领2006年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6年,到2008年增长到7年,至2015年仍维持在这一水平。
 
如果以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 中专/职高3年、大学4年定义受教育年限,那么中国蓝领平均受教育程度大约为初中水平。
 
 
 
《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8》也显示,在蓝领各个细分行业中,除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对学历要求较高的新兴行业以外,初中学历就业者在蓝领中占到大多数。其中,建筑业初中学历就业者占到60.9%,为所有细分行业最高。
 
 
除此之外,男性和女性蓝领在细分行业中的受教育程度也有区别 。数据显示,在采矿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女性蓝领的高学历人数占比更大;而制造业、信息传输、软 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则相反。
 
 
学习原因:工资增长是重要动力之一
 
蓝领喜欢学习么?芥末堆访谈的多名蓝领表示,毕业后并不喜欢学习, 工作后需要学习时拿起书本会头疼。
 
58集团一项针对6万名蓝领求职者的调研中显示,仅有18.1%的蓝领愿意参加职业培训。但调研同时提到,2014年至2016年,58同城网站职业培训频道日均UV(独立访客)却在不断提升。
 
随着制造业、建筑业等蓝领细分行业的升级,其对就业人员的学历和职业技能的要求也随之提高。或许蓝领们并不愿意学习,但工作环境的变化正在推动他们主动去接受职业培训。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估算,劳动密集型的第二产业要求从业者受教育年限为9.1年;资本密集型的第二产业要求从业者受教育年限为10.4年。这个数值约等于城镇蓝领的平均受教育年限,要高于农民工的平均受教育年限。
 
因此,不论是城镇蓝领还是农民工,都必须通过进一步参与培训来适应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否则他们难以经受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劳动力市场的冲击,将处于非常脆弱的市场地位。
 
 
某网络通讯设备供应商HR专员陈女士向芥末堆表示,公司招聘时对普通工人的要求是初中以上, 因为工厂生产外销产品,需要工人具备最基本的英文和数学知识。而关键性岗位则要求,工人具有高中或者大专以上学历和相应的从业资格证书。
 
 
这正是蓝领行业中的企业用人需求之一,即需要更多初中学历普通工人。人社部2018年第四季度数 据报告显示,有33.2%的企业用人需求集中在制造业,是所有行业最多的。
 
58集团调研显示,目前具有中专/技校以及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劳动力不足。具有中专/技校学历的劳动者占总体19.8%,而企业需求占比为34.5%。与此相对的是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劳动力过剩。
 
事实上,企业并非不需要高学历人才,企业需要的是具有专业技术的头部人才。人社部2018年第四季度报告显示,52.7%的市场用人需求对劳动者的技术等级或专业技术职称有明确要求,而高级技能、高级工程师、高级技师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较大,分别为2.39、2.01、2.01。
 
全国政协委员杨成长曾表示,从当前经济发展阶段来看,实际上需要技工、熟练工人和工程师,但这部分人群占比却比较少。
 
除行业对人才的需求,接受教育所可能带来的收入回报,即工资增长也是蓝领学习的重要动力之一。 有调研结果表明,蓝领受教育年限与其收入回报明显相关。
 
在论文《农村迁移劳动力就业与工资决定:教育与培训的重要性》中,利用2005年《中国城市就业与社会保证研究》调查数据的研究表明,教育和培训能够显著提高农村迁移劳动力选择成为工资收入者的概率。
 
在控制其他变量之后,受教育年限每上升1年,农村迁移劳动力成为工资收入者的概率提高1.1%;如果获得过培训,农村迁移劳动力成为工资收入者的概率会提高13.2%。
 
 
清研智库2017年一份针对3219名新蓝领的调查报告中也提到,提高职业技能、增加就业机会和提高收 是新蓝领选择职业教育培训的三个主要原因。
 
学习内容:职业技能学习、学历提升和资格证考试
 
蓝领们都在学什么?尽管蓝领人群可划分为高学历、低学历、城镇、农村等细分群体,但事实上其学习内容大致相同,大多可归为职业技能学习、学历提升和资格证考试学习三方面内容。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韩克庆一项针对9个农民工案例访谈结果中提到,农民工向上流动的首要途径就 是学习专业知识,比如在业余时间通过学习法律、外语等专业知识, 获得大专或更高的文凭,从而实现向上流动。
 
 
由于城市蓝领常被讨论,在文章中首先讨论新生代农民工和老一代农民工的学习内容变化。新生代农民工是指,80后、90后,年龄在18-25岁之间的农民工。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年新生代农民工总人数为8487万,占全部外出农民工总数的58.4%,已经成为外出农民工的主体。
 
 
一项针对478名新生代农民工和466名老一代农民工的调研显示,农民工接受的主要培训内容为司机培训,其中新生代农民工中有24%接受了该培训,老一代农民工的这一比例更高,达到36%。
 
调研结果同样提到,相较老一代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参与工程 机械驾驶方面的培训比例相对较 高,约有20%的司机培训内容为工程机械驾驶,而老一代农民工这一比例仅为7%。
 
此外,电脑、机械制造和维修是新生代农民工的主要培训内容,分别占13.6%和12.3%。而老一代农民工的主要培训内容则为建筑和厨师,分别占10.5%和9.2%。
 
 
以上培训内容也正是中国职业教育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烹饪技术、信息技术及汽车服务三部分产生的收入占2013年中国职业技能教育市场总收入的35.2%,2017年该部分市场份额增加至40.1%,并预计于2022年增加至43.7%。
 
同时,尽管比例很低,新生代农民工在财务、管理、医护、幼师、外语、农牧业等方面的培训比重明显高于老一代农民工。
 
在培训方式选择方面,调研数据显示,去培训机构参与培训是农民工参与职业培训的主要方式,占比为53.8%;企业培训的形式次之,占比为25.2%;最低的是培训机构与企业进行联合培训,占比仅为16.3%。
 
如图所示,新生代农民工参加专业机构培训的比重为62.5%,参加企业培训的比重为20.4%,参加联合培训的比重为17.1%。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参与专业机构培训和联合培训的比重相对较高,而参与企业培训的比重则低老一代农民工。
 
 
学习方式:从在线教育到产教融合
 
蓝领们主要有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的职业教育两种主要学习形式。 在这其中存在课堂教学与生产实际不匹配、缺乏师资、在职学习者学习时间不固定、缺少自主学习经费等问题。
 
例如,浙江省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劳动保障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课题组的调查中提到,新生代农民工平均每周工作6.1天,平均每天工作9.2小时,每天工作最长时间达14.5小时,每周工作101.5小时。因此对于处在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蓝领人群来说,完整的学习时间相当宝贵。
 
但随着政策的推动和教育技术发展 ,这种状况正在发生改变。从传统线下培训到在线学习,从单纯的企业培训到有更多专业职业教育机构参与,从职业院校的传统教学到企业和院校共同参与的产教融合式教学,蓝领学习正在发生变化。
 
同时,随着网络建设的普及,来自农村的网民开始增多。这也使得农民 工占主要组成部分的蓝领群体,开始能够更容易接触到有关职业学习的信息,获取学习资源。
 
根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22亿,占整体网民的26.7%,较2017年底增加1291万,年增长率为6.2%;城镇网民规模为6.07亿,占比达73.3%,较2017年底增加4362万,年增长率为7.7%。
 
蓝领们的学习自主性也在提高。调查显示,相较老一代农民工,新生代农民工学习自主性更高。其中,农民工自主型培训和企业主导型培训是新生代农民工参与职业培训最常见的组织方式,分别占40.2%和35.5%,而老一代农民工的对应方式所占比例为35.1%和39.2%。
 
 
在线教育发展正在改变蓝领的学习方式,其不受教学地点限制、学 习费用更低等特点,都正帮助蓝领群体接受到更多职业教育。在教育形式方面,在线职业教育目前的主要教学方式为在线课堂,即模拟真实教学场景,采用直播或录播等形式,通过网络给学生提供有效的培训环境,学生可在课程平台上进行课程选择。
 
 
除了职业技能学习,在线教育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更多蓝领进行 学历提升。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 报告,中国高等学历继续教育的学生就读人数从2013年的1240 万人增至2017年的1280万人,并 预计在2022年小幅增长到1320 万人,其主要原因便是受到网络 高等教育项目学生就读人数预期增长驱动。
 
除了在线视频课,在线题库、搭建线上实训平台等方式也是职业教育公司为蓝领们提供教育内容的方式之一。建设仿真实训软件企业西安三好科技的2016年年度报告中提到,公司设有研发部门,本期研发投入金额为243.38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0.27%,主要研发项目有三好建筑工程仿真实训平 台、BIM一体化教学系统等信息化教学系统。
 
此外,短视频平台的兴起也为蓝领学习带来了新的学习途径。根据企鹅智酷2018年4月发布的《快手&抖音用户研究报告》,43.3%的抖音用户喜欢看教程类短视频,在所有用户喜欢的短视频内容类型里排第四位。
 
无论是职业院校提供的学历教育, 还是培训机构提供的非学历职业培训,教学实际与企业生产实际的差异均是其需要面对的难题。
 
某合资工程公司工程项目负责人焦总监告诉芥末堆,新毕业的大学生对工程图纸基本概况是有了解 的,但是对工程项目没有系统的概念和实体印象。所以一般大学生进公司会先提供岗前培训,学习基础知识,然后到项目上还需要再接受相关培训。
 
为解决这个难题,校企合作、产教融合越来越成为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改革的重点方向,即学校与企业采用共建专业等方式进行合作。具体方式为,学校通过和用人企业开 展师资培训、共建实训基地、聘请企业双师等形式,将企业生产实际需求引入课堂教学,让学生能够在学习过程中拥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例如,近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东软教育,便是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来缩小学校教育与企业实际需求的差距。其中,东软教育建立了链接教师和行业工程师的互动机制,以加强师资力量;并通过邀请行业工程师到大学参与课程设计、提供讲座等方式,来帮助学生了解最前沿的知识。
 
本文节选自芥末堆出品的《全民学习报告》,这是国内首次以不同群体视角出发覆盖全民的学习方式报告。作为具有独立精神的个体,你将在报告中得以窥见其他个体的学习方式;作为教育企业主,你将在报告中深入了解用户学习的数据及习惯。
 
参与GET2019教育科技文化节,明日在活动现场可免费获取《全民学习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