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啦
浙江女孩受霸凌8年 最终打赢诽谤官司
2019-04-29 10:25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一年了,王晶晶很少怀念以前。很多人说她年轻时面相温柔。“你弱,身边坏人就多。”

 
她喜欢如今的自己,“有一张不好惹的脸,这是时间送我的。”
 
2018年4月,王晶晶打赢了一场官司,之前,她以诽谤罪将一位中学校友起诉到法院。当时媒体报道她:被校园霸凌八年,她将施暴者送上法庭。
 
胜诉这一年,王晶晶依然在网络上遭遇到谩骂、攻击、质疑。面对这些,她会感到愤怒,但不再试着解释。“我放过了自己。”
 
只是那八年的经历,怎样也磨灭不掉。
 
三百万杯子的玩笑
 
王晶晶是温岭人,26岁的她皮肤白皙,一头干练的短发,削瘦,对陌生人有强烈的戒备。见面前,她要求我把记者证照片发给她。见面时又有些不好意思,“怕你是那些憎恨我的校友找来绑架我的。我以前不会这样。”
 
2017年,王晶晶以诽谤罪向温岭市法院起诉中学校友蒋某,2018年4月,她拿到了胜诉的判决书。
 
根据判决书中的内容可知:蒋某在知乎上发布《818洪妍希baby这个人》(“妍希baby”为王晶晶曾有网络ID)一文,内有“500包夜不用套”“为什么叫她晶晶?因为她五行缺日!”等诽谤的语言,引起大量网民围观……该帖实际浏览量为6728次,链接的点击量为113222次……评论数为518次。
 
蒋某最终被判拘役三个月。
 
在王晶晶看来,蒋某只是众多欺凌者中的一人。
 
2009年,16岁的王晶晶在温岭当地颇有名气的一所中学读高一。那一年,发生在课间的一件事成为她八年噩梦的开端:“我们班两个同学玩闹时打碎了我的水杯,我同桌当时开玩笑说,这个杯子要三百万,你们居然打碎了。”
 
王晶晶觉得这是同学之间不值一提的一个玩笑,但它却在学校的百度贴吧里,被迅速引燃。
 
“一个叫王晶晶的女生,自称花了三百万买了个喝水的杯子。”
 
“既然这么有钱,还穿得这么土?长得像凤姐一样”
 
“超级装,用一两百块的老年机还说买了300万的杯子”
 
最初的调侃,渐渐演变成群嘲:“小学就整容”,“男朋友成群”……王晶晶被称为“神女”,意为一个神奇的女子。这个带有恶意的称呼在日后8年的岁月里,如影随形,甚至从校园直到她结婚。
 
几十个耳光
 
随之而来的是污名化的言论和荡妇羞辱。说她卖淫,说她被强奸。在当地的网络世界里,王晶晶成了一个“名人”。议论的不仅是本校的同学,还有周边学校的学生。
 
一个上午的课间,一众学生拥到她所在的班级,围观他们口中的神女。“教室门口、窗口都是人。我就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起来,不想让人看到我的脸。”事隔多年,王晶晶依然记得当时的内心,“极度害怕,整个人是木的,假装听不到那些吵闹的声音。”
 
网络上的霸凌蔓延到生活中。“一个学姐在放学路上拦住我,问我是不是王晶晶?然后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在王晶晶的错愕中,打人者扬长而去。她感觉自己身处孤岛。“在学校,吃饭、从宿舍到教室上下课都是我一人。”曾经和她走得近的同学一个个开始疏远她,“她们说我太出名了。”
 
被偷拍和背叛
 
王晶晶得了抑郁症;她吞服几十片药丸试图自杀,未遂。高二那年,她选择休学。“我坐在教室里,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集中精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晶晶成绩不错,考入这所高中后,她的目标是参加高考,考取一所中意的大学。但这一切被迫中止了。
 
休学半年后的王晶晶,重返高复班,于2012年考上一所大专,读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她也别无选择。
 
之后的几年,王晶晶遭遇了被卧底、被偷拍、背叛。
 
一个女孩说愿意和她交朋友,她把对方当成知己,后来发现,所谓的朋友在和她外出时,偷偷拍照,发到贴吧,供人评头论足,还嘲笑她“傻”;
 
有男孩假装接近她,要了她的私密照片后,转头就发论坛,称自己:卧底这么久,终于不用装了。
 
“不要说发张照片,就是赴汤蹈火我都愿意。”她说自己也知道这样交朋友不妥,但那时她没有朋友,有人示好,她就觉得是莫大的恩赐,“我觉得敢接近我的人,都要巨大的勇气。”
 
生活中,那些同情她、替他辩解的同学和校友,在网络上被攻击者们称为神族。
 
读大专期间,王晶晶看到有人在高中贴吧里发她在学校里的图片。“应该是和我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的校友。”王晶晶不知道是谁在偷拍,“感觉有人盯着你,却不知道是谁,那种感觉很恐怖。”之后,王晶晶开始经营淘宝店、结婚、生子。她逛女性论坛、看母婴论坛,但无论在哪里,都会遇到有人对她扒皮,拿出“神女”说事,称这是她的黑历史。“2015年左右,我关掉了淘宝店。因为被攻击,影响到生意。”王晶晶说,那是她人生的第二次低谷,“一年多的时间,我就每天躺在床上,不想动,什么也不做,心里想,我就这样好了,这样躲起来就不会被人说了。”王晶晶形容那八年的感觉:被所有人讨厌。
 
我不是完美的受害者
 
如今,王晶晶的书架上摆放着很多和心理、人性相关的书:《乌合之众》《恶意》。“我特别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大部分都是陌生人,也不认识我。”
 
王晶晶反思过自己。她并不是一位“完美受害者”,她个性张扬,在网络上的发言直接犀利。三百万杯子在贴吧上引起风波时,王晶晶疯狂地回帖解释。用她的话说,高中之前的学习生涯里,她从未被人这么嫌弃过,是“成绩好、讨人喜欢”的好学生。
 
“虽然我家庭条件不好,但被人说穷,我也接受不了。”青春期的少女,自尊心敏感又强烈,她编织谎言来证明自己并不穷,被揭露后引来新一波的嘲讽。
 
被攻击“龅牙、像凤姐”,她回击说,“我小学就整过牙齿了”,讥讽就变成“小学就整过容。”
 
进入社会后,玩微博、逛论坛时,有人会私信她帮忙转发一些因病筹款的链接。“我觉得那个平台不靠谱,直接拒绝。被质问没有同情心。”诸如此类。“可是,根本就没有完美的受害者。”王晶晶也想过,如果自己不是张扬的性格,如果自己当初没有现在看来有些莫名的自尊心……
 
但是,这些似乎也并不是错。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王晶晶搜集了一些霸凌者的言论,分析他们的心理,“有些是站朋友,有些是跟风,还有些是因为闲得没事干。因为我是那个被选中的人,活该受罪。”
 
东野圭吾的《恶意》中有这么一句:我就是看他不爽。
 
王晶晶对此印象深刻,她觉得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自己被揪住不放,“有时候,的确也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她用自己的行为来解释,“以前,看到过一位明星离婚,我也和其他人一样,说过不好听的。其实我也不认识他,对不对?”
 
在一波一波被围攻中,王晶晶开始否定自己、讨好别人。同意男同学发私密照片的要求,就是她讨好型人格的驱使。
 
她曾经在自己的公号上、微博上多次写过这段经历,包括剖析自己的成长经历,有隐私有不堪。对她来说,这是给内心的郁结找一个出口。
 
当时更让她无助的还有来自家人、老师的态度。
 
在被学姐掌掴后,她把事情告诉了爸爸。
 
“我爸带我到学校一位副校长那里反映,打人的人不承认,副校长就没处理。我爸回去后对我说:人家家里有权势,我就是一个农民,没办法。”她记得打人的学姐事后发帖说:她爸来了也没用。那之后,王晶晶再也没有求助过父母。
 
在教室里被围观后,老师和学校领导曾经找王晶晶谈过话,也让学校的心理学老师给她做过辅导,学校还让当时的贴吧吧主删帖。“那个时候,我看到老师这样,是非常感激的,觉得学校已经做得很好了。”王晶晶多年后却觉得这其实不够,“为什么当时没有处理霸凌者?”
 
同学、校方、家长,王晶晶自己也分不清谁在欺凌事件中的责任更大,她只是偶尔会想起网友在她微博下的评论: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